广西日报传媒集团主办

您当前的位置:广西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本网原创 > 正文

医生已故仍“在执业” 监管可别“装样子”

医疗机构主要负责人是医疗机构医疗质量的第一负责人,并对整个医疗机构的质量安全负主要责任。近日,有市民举报位于南昌市西湖区丁公路街道广场东路社区卫生服务站的第一负责人已经死亡7年,却仍出现在了医疗人员公告牌上。且卫生部门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有效期从2014年4月27日至2019年4月26日)上,依然有死者的名字。(1月14日《中国新闻网》)

社区卫生服务站,通常被视作医疗卫生服务网络的“最后一公里”,能否满足老百姓在家门口看病的需求,不仅关系到分级诊疗制度落实效果,又可以减轻大医院压力,有利于缓解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然而,熟悉基层医疗的人都知道,社区卫生服务站的医疗水平和服务能力实在令人难以放心,乱诊断、乱开方、乱用药的情形并不少见,甚至一些行医人员没有任何行医资质,由此带来了很多隐患。

就拿报道中的社区卫生服务站来说,第一负责人已经死亡7年却仍出现在医疗人员公告牌上,而且卫生部门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上,依然有死者的名字。承担治病救人职责的社区卫生服务站,竟然出现如此奇葩的事情,着实让人感到胆寒,这样的医疗机构怎能令人放心呢?面对如此荒唐的情景,我们的确有必要进行追问和反思,务必将事情的始末捋清楚、弄明白,给当地老百姓一个交代。

现在复盘整个事件的发展脉络,的确存在很多争议之处。比如,社区居委会出具的一份证明显示,死者死于2014年11月,而记者从南昌市殡仪馆和南昌洪都中医院了解到的信息证实,死者死亡时间确系2012年。另外,对主要负责人变更这个细节,社区卫生服务站的法人代表竟然说“没有考虑到这块,忽略了这个问题。”表面上看,整个事件的原因是错综复杂的,但认真梳理后也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之所以出现“死人执业”这样荒唐的事情,与监管缺位不无关系。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明确规定,“床位在100张以下的医疗机构,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实行一年一校验”;此外,《医疗机构校验管理办法》明确规定,“在2个校验期内必须进行现场审查”。问题也随之而来,在社区卫生服务站的主要负责人已死亡多年的前提下,为何该卫生服务站仍然通过了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的校验呢?显然,相关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并没有严格执行上述规定,是在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装样子监管。

社区卫生服务站不能处于监管的模糊地带。社区卫生服务站既能方便老百姓就近就诊,也有利于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死人执业”事件无疑提醒我们,寻医问药无小事,监管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接下来,监管部门要及时建立“堵漏”机制,多一些协调配合,多一些专业精神,多一些对政策法规的敬畏之心,消弭监管的模糊地带,构筑统一高效的监管之网,从源头上堵住监管漏洞。只有社区卫生服务站这把保护伞“密不透风”,才能让老百姓在家门口看病看得安心、放心、不闹心。(丁恒情)

相关文章

高清图集推荐

新闻排行

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开户 幸运大转盘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太阳城手机版
菲律宾申博怎么开户 138申博体育在线娱乐登入 申博手机APP版登入 菲律宾申博直营网
申博棋牌游戏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娱乐登入 申博官方网址
咪牌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澳门百家乐 菲律宾申博开户
澳门博彩公司 网上百家乐 申博138开户 澳门大三巴赌场